贵州开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数字报纸

2018年10月12星期五
国内统一刊号:CN00-0000
1

按日期检索

12 2012
3
4

贵州开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放大 缩小 默认

坚定信念,不忘初心再出发

——庆祝开磷建矿60周年系列报道之三:持续发展篇

□ 作者 王应龙

金秋十月,五谷丰登,瓜果飘香。在这秋高气爽的时节,即将迎来开磷建矿60周年的喜庆日子。

60岁,对一个人来说,已年登花甲,大部分人在这个年纪,都该告别职业生涯退休颐养天年了。而对于一个大型国有企业来说,正处于百年基业的壮年期。

60年来,开磷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单一走向多元,从山沟走向外部世界。经历过爬坡过坎的跋涉,经历过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历练,经历过文革、停产和特大洪灾的洗礼。

经过60年的建设,开磷已发展成为一个集矿业、磷化工、煤化工、氟硅碘化工、贸易物流、建设建材、装备制造、物业服务等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现代化大型企业集团。形成了年产1000万吨矿、600万吨肥的生产能力,国际少有、国内罕见。

站在历史的节点上,回望过去的足迹,耳畔不禁响起《开磷之歌》的回声:“你从东北走来,我在西南等待。汇集忠诚儿女,形成共同信念。开发矿业为国奉献,万众一心同甘苦,劈山开路不怕难……”《开磷之歌》是一部浓缩的开磷发展史,那雄壮的旋律又把我们带入了历史的起点——

一群拓荒者

60年前的洋水沟还是一片荒蛮之地,荆棘丛生,虎狼出没。1958年夏天,国家派来一批军队转业干部到达开阳县金中地区,开始开阳磷矿的筹建工作。陆陆续续到来的解放军转业干部,他们被分配到各基层单位和机关部门。经过几个月的筹备,1958年10月,开阳磷矿在开阳双流区用沙坝正式成立。

王永成同志就是这批转业干部中的一员。据这位已是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回忆,开阳磷矿成立大会后,这批转业干部就要搬进位于金中公社的矿区安营扎寨。当时就派出王协渊等人到洋水开展前期工作,没有公路,他们就背着行李步行几十里到达地点。住在当地农家的堂屋和屋顶的楼板上,楼下就养着农家的牲口,一到夏天,熏人的粪臭味和嗡嗡飞舞的蚊虫叮咬,经常让人长夜难眠。吃饭问题,要自己动手搭起灶台开火解决。做饭没有燃料,他们翻山越岭到几十里以外的息烽阳朗坝购买煤炭,用马驼到金中公社。为修建临时食堂和宿舍,他们积极备料,到矿区周围村寨收购树木、竹子、稻草等材料,自己施工搭建。

王永成介绍说,建矿初期,杜玉芳同志担任刚建立的小茅坡露天采矿场党支部书记,他与从锦屏磷矿调来的场长王云陞一起,带领一批刚招进来的新工人开始初建工作。当时公路不通,职工的生活物资、粮、油、蔬菜等都要人背肩扛,把买来物资从山头搬运到山下的住地孔家寨。职工住在临时搭建的工棚里,睡在用圆木架起的双层通铺上。他们一边抓生活,一边抓生产准备。在严寒冰冻的冬天,组织职工上山修公路,修建临时房屋,铺设轨道,安装漏斗等。

经过一段时间的突击,开始简易土法投产。用钢钎一锤一锤打眼放炮,用撮箕箩筐装运矿石。他们用打大眼、放大炮的原始采矿法,有时还创高产,一炮能炸十几吨。之后就有源源不断的汽车上山拉矿。

王永成介绍说,1958年,他从部队转来住在用沙坝山窝里一幢刚搭好的临时宿舍。环境生疏,设施简陋,十分寂寞。不久来了一批大专学校毕业生和复员军人,到这时候才开始热闹起来。他与住在隔壁的一位姑娘一来二去,建立了感情,准备于1960年七一结婚。但婚房没有着落,还是当时从广东来的一对工程师夫妇挤出自己的一间房,让给他结婚成了家。新房里的家具只有一张单人床,再加一块木板就拼成一张双人床,一张破旧的三抽桌,一只用过多年的帆布箱,只有床上用品和一台熊猫牌收音机是新买的,就是当时的全部家当。在三天的婚假里,两位老科长在他们的办公室里,为他们举办了简单的婚礼。桌上摆两盘葵花、糖果,请了几位同事坐坐,婚礼就算结束。

王永成介绍,由于遭受三年自然灾害加上其他原因,国民经济失调,国家进入困难时期,从1961年开始开磷被迫停建缓建。职工大批精简,只留下两三百人守护矿山。当时物资供应十分紧张,口粮减少,每人每月只供应菜油二两、猪肉三两。由于营养不良,导致部分职工家属身体浮肿,为了充饥,有的上山摘红籽、挖野菜和蕨根充饥。当时的矿党委一面组织食品加工,加强农副业生产,一面号召大家发扬南泥湾精神,开展生产自救,上山开荒种植瓜菜。他家也开了一个小菜园,秋收后瓜瓜豆豆堆满了屋内的墙角。那时他们家还喂养了一头小猪,长到不到一百斤就迫不及待地杀了解馋,还炼了一罐猪油,结束了每月三两油的历史。到1963年,形势开始好转,全体留守人员平安度过了难忘的艰苦岁月,迎来了开磷策马扬鞭的春天。

创业的艰辛是今人难以想象的,“干部职工人背肩扛、徒步行进、割草搭棚、茅屋居住,生活清贫,办公住宿,油灯照明,眼睛一睁,干到熄灯。”这就是当时那一群拓荒者们工作生活的真实写照。就是在这样艰苦、原始的条件下,1958年建矿元年,开阳磷矿居然开采磷矿石13万吨,加工磷灰肥1万多吨。开磷的创业者们在如此艰难的条件和艰苦的环境下,用自己的一双铁脚板和震彻山谷的劳动号子唤醒了亿万年沉睡的大山,用他们滚烫的汗水、泪水、血水,在共和国磷矿开采史上写下最壮丽的篇章,得到全国的关注。

1959年3月15日,人民日报以《三阳开泰》为题报道贵州开阳磷矿、云南昆阳磷矿、湖北襄阳磷矿三大磷矿基地建设情况。开磷也由“三阳开泰”而名扬天下,在接下来的矿山建设中,开磷人留下了一串坚实足迹。

——1965年3月16日,开阳磷矿一期工程马路坪矿段北端860主平硐开工。

——1966年10月1日,马路坪矿段北采区建成投产。当月,开阳磷矿二期工程用沙坝矿段开工。

——1970年7月1日,马路坪矿段南采区投产,一期工期建成。当年10月,开辟沙坝土露天矿场。

——到1980年代中期,开磷矿山已形成150万吨/年磷矿石的生产能力。并获得全省“清洁文明矿山”称号;“洪峰”式采矿方法被评为1986年化工部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

经过创业者们近30年的艰苦奋斗,不仅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而且使矿山建设和矿石产量初具规模,赢得了属于创业者们的辉煌和荣光,更为后来的现代化矿山建设和二次创业打下了坚实基础。

“两条腿”走路

1980年代中期,由于受进口化肥的冲击,全国范围内国产化肥滞销,磷复肥生产企业大范围停产或减产,导致开阳磷矿矿石销量骤然下降,矿产品和资金积压严重,生产经营活动无法进行。用户拖欠开磷货款超过1000万元,资金断流、矿石滞销,开磷陷入前所未有的发展困境,被迫封井停产,实行转产自救。

封井那天,开磷矿山很多矿工坐在井口痛哭。可市场不相信眼泪,“靠山吃山”的生产经营方式,遭遇最严峻的历史拷问: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1985年12月26日,开阳磷矿矿务局召开三届一次职代会暨1985年先进代表大会,正商议如何积极应对企业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困境。就在这一天,时任中共贵州省委书记的胡锦涛同志来到开磷调研。他进车间,下工地,与干部职工亲切交谈,了解企业情况,倾听开磷干部职工的心声。在调研中,胡锦涛同志一方面教育和勉励开磷干部职工要正视困难,积极开展转产自救,另一方面要解放思想,痛定思痛,在磷资源的优势上做足文章,努力改变单一生产磷矿石的现状,积极探索走磷的深加工之路,把开磷建设成为我省大型的集磷矿石开采和磷的深加工为一体的大型企业。

胡锦涛同志的指示不仅为开阳磷矿的发展带来了曙光,也为贵州的磷化工发展指明了方向。在这个寒冷的冬季,胡锦涛不仅给开磷的干部职工送来了温暖,更为开磷人带来了春天的信息,如一盏指路明灯,使开磷人的思想豁然开朗。

在胡锦涛同志视察开磷后不久,矿务局党政班子召开专题会议,认真讨论胡锦涛同志的讲话,通过研究决定,在全体干部职工中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讨论如何走出当前困境,如何开辟新的发展道路;进一步统一思想,鼓足勇气,坚定信心,彻底打消诸如“开磷人只会钻山打洞挖矿,搞化工既没有生产、管理经验,更没有经营经验,可能一败涂地”等种种顾虑。

矿务局的领导班子经过反复讨论,审慎决策,提出了“稳定矿山,发展加工,建设两个基地,开发两类产品”和“巩固基地,面向市场,走出山沟,积极发展,建立科工贸一体化的企业集团”的发展战略。短短两行字的表述,却是开磷发展史上划时代的战略转折。至此,开磷建设矿山和磷加工两个基地、开发磷矿石和磷化工两类产品的转型发展之路由此开启——

1987年9月1日,矿务局同息烽县人民政府达成在郑家槽片区建设黄磷厂的协议;1988年3月28日,息烽黄磷厂一期工程破土动工。“建设两个基地、开发两类产品”迈出第一步;1989年6月26日,第一套年产2000吨黄磷装置投料试车成功,生产出第一炉优质黄磷,结束了开磷单一生产磷矿石产品的历史。

1988年9月3日,年产4万吨重钙工程动工;1995年1月,年产10万吨重钙及其配套建设的年产10万吨硫铁矿制硫酸和年产4万吨磷酸装置全面竣工验收,息烽磷化工基地初具规模。(下转第四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在线订报
| 在线投稿
主办单位:贵州开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报社 制作单位:
备案号: